吉利生活网吉利生活网

农民工维权三年 企业四次“玩失踪”

2019-01-19 10:02:59 吉利生活网

所有人都在暗自猜测,到底是谁受伤了,赤天身材高大,骑在更高大的蛮兽的身上,像是小山一般,而无名虽然身材消瘦,但是毫无疑问,能和赤天硬拼到现在,他的肉身也强横的可怕。“命,什么命,我才不相信有什么命,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命不由任何人主宰!”无名喝道,身上的神纹异常耀眼,睁开那个男子的气势,慢慢站了起来,浑身已经是大汗淋漓。“咻!”帝辰再度出现在无名的右侧,目光有些凶悍,眼神杀机无限,长枪出手,在天空中刺出了无尽的神芒,像是一颗大星猛然撞了下来,非常的恐怖。

果然是一个变态啊,难怪能渡这么变态的异种天劫。却见无名神采奕奕,并没有颓废的表情,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一般。

  良法善治渐入佳境防止立法任性逐利

  2018年多地探索建立政府立法新机制

  ( 2019-01-18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法治政府

  □ 本报记者 张维

  中国的“良法善治”正在渐入佳境。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国务院审议通过37部行政立法,其中既有保障和改善民生、优化营商环境、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立法,更有“刀刃向内”约束政府自身行为的立法。

  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新气象,正在新时代法治政府建设的奋力推进中呈现出来。

  快速回应民生问题

  回顾2018年,诸多重要的行政立法在这一年通过。

  疫苗管理法就是其中一部重要立法。2018年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件如一颗重磅炸弹,引起了舆论对于疫苗问题的强烈关注。在国家药监局和吉林省食药监局分别对长春长生公司作出多项行政处罚,顶格罚款91亿元之后不到一个月,1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征求意见稿)》出台。这是我国首次就疫苗管理立法。起草说明中直指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件“既暴露出监管不到位等诸多漏洞,也反映出疫苗生产流通使用等方面存在的制度缺陷”。

  2018年12月23日,疫苗管理法草案首次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说,草案总结了药品管理法、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实施经验,汲取问题疫苗案件教训,举一反三,堵塞漏洞,系统规定疫苗研制、生产、流通、预防接种管理制度,强化全过程、全链条监管。

  于1991年公布施行的《专利代理条例》,也在27年后以全新的面目亮相。提升专利代理质量、将专利代理人的称谓改为“专利代理师”、放宽专利代理行业准入、遏制“黑代理”问题、倡导提供专利代理援助服务等成为此次条例修改的亮点。

  促进专利代理行业健康发展,对提升我国专利质量和运用水平、推进创新型国家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贺化指出,此次修改条例的总体思路为:一是简政放权,支持创新创业,减轻群众负担,激发市场活力与创造力。二是放管结合,加强日常监管,规范市场秩序,保障创新主体合法权益。三是优化服务,加大便民利民力度,提高服务效率。

  立法推诿通报批评

  对于行政立法程序的规范,越来越严格。

  2017年12月22日,国务院发布了修订一新的《行政法规制定程序条例》,对立法的科学化与民主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于行政立法的程序性要求,各地因地制宜,创新探索。2018年2月2日,上海市政府立法信息平台建成并且投入使用。“立法是极其讲究程序的,程序正义是科学立法与民主立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罗培新说。有了这一平台后,立法的所有步骤和环节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平台界面上,经办人不会遗漏、也无法遗漏每一个环节,即前一环节未经过,则无法启动下一环节。这样,既实现了全程留痕,永久保存,又完成了过程控制,智能管理。

  平台带来的变化还有:意见征询材料即可瞬间抵达相关政府部门,不仅彻底改变了以往草案征求意见时的繁冗,而且保证了部门在第一时间收到材料,避免了邮寄的迟滞;立法平台还能够发挥智能立法的延伸功能。平台建成后,能够与12345市民热线、市场监管部门的举报投诉平台、事中事后监管平台等对接,深度挖掘和分析民众诉求大数据,精准发现制度供给的盲区和痛点,最终实现智能智慧立法;等等。

  浙江也于2018年推出《浙江省人民政府地方性法规案和规章制定办法》,于5月1日起施行。这部被称为“管政府立法活动的法”,明确年度立法工作计划项目分为一类项目和二类项目,并规定申报年度立法工作计划一类项目的,应当提交立法前评估报告,并对起草环节,审核、修改环节等进行了全面的规定。

  贵州省在2018年专门对立法程序中的重要环节DD立法第三方起草和评估进行了规范DD《贵州省政府立法第三方起草和评估办法》于2018年3月1日起施行。这是全国首部规范第三方参与政府立法起草和评估的省级层面的政府规章,也是首次通过立法来建立和规范政府立法第三方起草和评估制度。

  立法程序的规范化,离不开相关部门的各司其职。2018年6月,《威海市政府立法工作责任制规定》出台,针对一些部门立法积极性不高、职责不明确、沟通不顺畅、征求意见不规范,甚至出现推诿扯皮、敷衍塞责等问题,厘清部门在政府立法工作中的职责,强化责任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在责任追究方面,上述文件明确规定政府立法工作情况纳入全市依法行政专项考核。起草部门不能按时完成立法项目草案起草工作的,应当向市政府法制机构作出书面说明,并向市政府作出书面报告。对在政府立法工作中推诿扯皮、敷衍塞责,严重影响政府立法项目推进或造成不良影响的部门,市政府将予以通报批评,并按照《威海市行政约谈暂行办法》的规定对部门负责人进行约谈。

  建联系点听取意见

  公众参与立法,也已成为行政立法中的常态。

  浙江明确,编制立法计划要向社会公开征集立法项目建议。立法项目进入起草、审核阶段后,也都应当充分听取有关单位、组织和公民的意见,形式可以是书面征求意见、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以及网上公开征求意见等。立法项目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利益密切相关的,应当采取听证会的形式听取意见。

  据了解,浙江省还专门组建了一支包括基层行政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和律师、教师、学生等的70人立法工作志愿者队伍。省政府的立法计划和有关立法项目草案,都要事先发给立法工作志愿者,以便提前作调研,有针对性地给出意见、建议,进一步拓宽公众参与立法的途径。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建设了网上公开征求意见的统一平台,于2018年6月1日正式运行,实现市本级政府和部门起草的法规、规章及政策文件草案在统一平台上公开征求意见,对于草案中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或者社会关注度高、可能存在争议的重点条款,立法工作人员逐条作出说明,并在该条款下单独设置供公众提意见和建议的评论区,公众登录平台既可以随时了解南宁市的政策法规制订动向,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立法机关通过该平台亦可对公众意见采纳情况予以反馈,切实提高了公众参与政府立法的便利性、实效性。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则于2008年1月建立了立法联系点制度,并在立法联系点的选聘方式、工作内容以及相关保障方面作出具体规定。立法联系点作为协助收集政府立法工作相关信息的固定联系单位,是社会各界直接参与政府立法工作的常态化互动平台,在解决立法的热点、难点问题,尤其是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领域,将发挥重要作用,使政府立法更贴近群众。

  2018年12月,《连云港市公众参与政府立法办法》公布,对立项阶段的公众参与等作出规定,就起草阶段公众参与的具体方式、参与时限,特别是对起草阶段的专家论证、涉及公众重大利益的必须听证等参与方式进行了明确。对审查阶段公众参与组织者、参与方式、参与时限等内容进行了规定,规章通过后,起草单位要进行舆论宣传、解读,使社会公众广泛知晓。同时,明确了公众可以参与实施后评估,并对规章实施过程中发现的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等。

  为了切实提高公众参与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连云港还从财政经费保障和社会支持两个方面明确了公众参与的保障措施。要求公众所在单位应当支持并提供便利,同时还要求政府立法相关职能部门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鼓励公众积极参与政府立法活动,对积极参与政府立法活动贡献较大的,给予奖励。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全面依法治国是国家治理的一场深刻革命,必须坚持厉行法治,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其中,在立法方面明确要求“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

  在已经到来的2019年,我们期待政府立法体制机制的继续完善,重点领域政府立法持续加强,政府立法公众参与度进一步提高,行政立法质量和效率不断提升,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推动新时代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当那两个女子刚刚离开,顿时所有人都犹如是炸开了窝一般。黄落尘居然对无名这么有信心,并没有觉得无名不能战胜他们,而仅仅只是不能轻松战胜,那无名的实力现在到底强横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只怕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了吧。

  中新网北京1月11日电 11日,电影《新喜剧之王》在北京举办“疾风前行”发布会,导演周星驰与主演王宝强现场亮相,首度解读电影里的种种细节,而为影片演唱主题曲《疾风》的李子璇、刘人语、高颖浠、戚砚笛、吕小雨也以“疾风少女”的身份惊喜现身。

周星驰和王宝强鼓励大家努力奋斗
周星驰和王宝强鼓励大家努力奋斗

  聊到《新喜剧之王》新在哪里,周星驰表示“努力奋斗是一直不变的”,但也有很多全新的东西,他还透露自己把这20年来的感悟凝结成了两个字放进了电影里,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希望和鼓舞,被问及哪两个字,他表示不能剧透,“看电影就知道了”。

  对于为何选择与王宝强合作,周星驰表示故事讲的是跑龙套的,但又需要一个大明星,“所以就只能想到王宝强了,只有他既有巨星气质又有龙套气质,可以说是‘龙套巨星’”。

主演王宝强
主演王宝强

  周星驰还表示跟王宝强合作非常幸运,“因为我们两个都是‘死’跑龙套的,心意相通”。所以二人初次见面就一拍即合,在很多经历和想法上都非常有共鸣。

  “我一直知道我早晚有一天会跟星爷合作,因为我看过无数遍《喜剧之王》,他在戏里是跑龙套的,我在现实里也是;他在戏里努力奋斗,我在现实里也一样努力奋斗。”王宝强坦言,自己当初跑龙套时,就一直受周星驰和其作品激励,“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会把‘群众演员’前面的两个字去掉,群众演员也是演员!”

导演周星驰
导演周星驰

  回忆起这一次的拍戏过程,王宝强十分感激,因为周星驰非常重视这部电影,所以全程都非常投入,不厌其烦地引导每一个演员,让他们展现出最好的表演,也让他“越拍越爽”,他透露有一场戏拍了50多条,是自己从业以来尝试得最多的一次,“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可以了,但还是想再来一次,这是非常难得的,很少有导演愿意给你这么多机会去尝试不同的可能”。

  王宝强也感叹称,这部电影让自己想起了当年跑龙套时的艰苦时光DD没钱坐公交,只能凌晨4点跑步去片场等活儿;无数次为了一个龙套角色一等就是一天,晚上只能花1块钱买5个馒头充饥;为了给自己创造机会到处去送资料,结果对方当着他的面把资料扔到垃圾桶,还嘲笑他“普通话都不会说还想当演员”……

周星驰与“疾风少女”潇洒亮相
周星驰与“疾风少女”潇洒亮相

  说到动情处王宝强有些哽咽,“大家看我现在好像成功了,但其实我付出了很多代价,不过就算这样也没有谁能够打倒我,我知道我会一直坚强地站到最后,奋斗到现在,我从来没有被别人绊住脚步,所以今天才有跟星爷的合作”。

  据悉,电影《新喜剧之王》将于大年初一上映,目前正在全国预售中。(完)

“我们没事,这是怎么回事?”无名连忙问道,内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窜上心头。院线无名以为这条狮虎龙定居在这边,是为了那些修罗血稻,但是现在看来,为了这个洞穴的可能性也不小。对此无名也是没什么办法,小狼崽虽然很多时候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自己分的很清楚,他不想说的,就没有人能够让他说出来。

[责任编辑:宋昱]